轉貼~種籽;靈魂的故鄉

大便島跳水-5.jpg - 詠種籽;靈魂的故鄉

種籽;靈魂的故鄉                                                            作者:黃偈(18歲)
                                                

我常常的在想,一個人的「童年」,究竟是什麼。在即將走完12年學習的前夕,我開始回憶。

夢想和熱情,幾乎是一個人存活著最大的原動力,在國小六年的歲月裡,是我們最不用顧慮前提就能大喊自己夢想的年紀。但是這個社會充滿著矛盾,他給了我們希望和光芒,而後卻又一再阻擋人向前的勇氣;創造力來自於嘗試,但是在一般的體制裡,老師只跟我們說那個不行,這個也不行,一再被否定的孩子,一再被失敗恐懼給打壓的孩子,握著書本,似乎變成最簡便的生活方式。所以補習班一間一間的開,不只學生比較著成績,父母也替學生比較著成績和制服顏色。走在台北的街道上,看著國小一二年級的孩子走進補習班裡,我不知道童年擠不出一行字的他,會有多痛恨這個世界。

我想,種籽就是在這些沉重鐵色的石堆裡長出的幼苗。成為一個獨立的人的第一步,是擁有選擇的能力,包羅萬象的課表上,印上了各式各樣的課程,我們選擇自己喜歡的,甚至一個也不選。這是培養態度的原則,為了自己選擇而負責,把它好好的做完,為了沒選到而後悔的科目,醞釀著熱情。好比我,從進去種籽到畢業,從來沒有學過英文,但我也不後悔,因為這是我的選擇,所以我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比別人辛苦。台灣的社會,孩子都有一個通病,那就是自悲,他們努力唾棄的,不是硬性的教育,而是他們的過去。他們一再唾棄過去的自己,帶著後悔過著一定會後悔的生活,所以從來沒辦法抬著頭說,我很快樂。選擇的目的,在於你是甘願作,所以你不必後悔。一個人,如果沒有辦法帶著自信和驕傲去看待自己的童年,我相信做每一件事,都是帶著自悲。

孩子的童年,是由老師、 家人、 環境所組成的,撇開了家人,怎樣叫做一個好環境,怎樣叫做一個好老師?坐落在山區的學校裡,每一個縫隙都夾雜著各式各樣的小通道,有蟲、 小動物、 尖銳的樹枝,眼前看不到的環境裡,充斥著傷害和危險。而種籽的孩子為什麼畢業以後看見了蟲子和小動物不會害怕,不會不敢觸碰,而被樹枝刮傷也會不慌不忙的照料自己。在一般的小學裡,我們只對著你說不要亂跑,那個不要碰有毒,那個不要摸會咬人,所以在過度保護的情況下,一旦出了小意外都像個失去能力的人一樣。我相信,自然的世界裡,不會有所謂的負面教育,也因為從實際體驗中得到教訓,而變得更強壯,難道你有聽說種籽有小孩被野獸、 蟲子咬死過嗎?

接著是老師,其實比較起國中和高中,國小老師的姿態是最難以拿捏的,他們既期望自己和孩子是朋友關係,但卻不能丟掉教育的職責。當一個老師出現了高姿態和權威時,無論講的道理多美麗多有說服力,其實都沒用了,孩子,最厭惡的,其實都是你最習慣的說話方式。所以老師努力的壓低姿態,試著和他平起平坐,但孩子又質疑了,如果你是我的朋友,你憑什麼老是向我說教?我沒有一個朋友像你這樣。然而,種籽的老師,就是在這彼端找到平衡點,努力的得到孩子的信任感,努力變成一個孩子嚮往的樣子,讓學生不再是因為恐懼而尊敬,不再是因為自悲而討好。


種籽,是一個人童年的故鄉,是一個靈魂的故鄉。這12年,我所就讀的學校沒有一間不被稱作森林學校,森林幼稚園、 森林小學、 森林中學。而並非每一個人都像我這般幸運,他們終究得面對台灣不公平的教育,他們甚至得走進補習班。畢業已經近6年,我觀察著這些的從種籽孵化的果實存在於這樣的社會裡究竟有什麼不同。我想說,很不同。儘管課業把他們給狠狠的壓住,甚至出現利用權威打壓他們的老師,但,不同於其他的學生的是,他們的熱情和態度已經在那六年當中種植在他們的心底。他們有一種超然的成熟,一種面對逆境的冷靜,當其他學生童年的夢想一一被壓榨捏碎的同時,只有他們一貫著自己的自信,穩穩的照料著自己的理想。

或許因為我是從種籽畢業的學生,所以我把學校形容的像是天堂一樣,但是我得說,小學生,就應該像待在天堂一樣,盡情的玩耍。固然老師和學校仍然有努力的空間,但令人欣慰的是,他們努力的,是要讓孩子的心靈更健全,而不是拿到更高的分數。這裡像是候鳥的棲息地,儘管已經上了大學,同樣的季節裡他們仍會飛回養育他們的土地。人們比較著成績學歷和薪水,但卻從來不比較誰比較快樂,童年,會是一個人永遠的快樂,它奠定你如何面對自己的一生。

本文轉貼自http://www.wretch.cc/blog/huangkaij/11431619

相連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